断垣·花事

花事

作者:陆璃

  一道墙。里外倸是风光。 有朝一日,墙塌了。看到了清凉地。

·                                                                                                 —– 题记

           过了立秋,从枫桥往寒山寺走去,一路上桂花香透了。

         小糖藕跟着外公临画,描的是岁寒三友。看外婆搓麻将,听到的是梅兰竹菊。伊的弗吃香烟弗吃老酒,一个月只有十块洋钿零用钿的爷(注1),去花鸟市场买回来的是西洋杜鹃,金桔,米兰,梅桩……。隆冬季节,怕花冻杀,天晏了就搬到隔弄里过夜。到了热天,吃好夜饭,糖藕爷饭碗一放就上晒台,用桠叉头收了遮阳棚,花花草草搬拢了一道用莲蓬头浇水,晚风吹过,晒了一天的水门汀也吸饱凉水隐去了暑气,糖藕隑了躺椅上吃雪糕乘风凉,花事不见荼靡,湿哒哒的且热闹也清凉。

         糖藕姆妈长桩对糖藕反复讲,我天天轧公交车上班下班,回转来,还要匆匆忙忙买菜,烧饭。倷爷从来想弗到槧只苹果给我吃,只晓得伴了晒台上剪叶子浇花。我做了吃力的腰也直不起来的辰光,想想真是气人。

        糖藕讲,跟伊离婚算了。

         姆妈讲, 我也是看了伊弗野出去吃老酒吹牛逼的面子上 不跟伊多计较,否则老早离婚了。

          一天,糖藕爷买回来一个荷花缸要养莲花和金鱼,糖藕姆妈问伊,侬是钞票太多,还是吃了太空,从今往后,诸如此类不许再进家门。荷花和金鱼还是养了,晒台上见到几寸碧波,隔壁的猫会翻墙过来,用爪子撩水玩。糖藕对猫讲,金金鱼身上呒没肉,倷覅动吃鱼的心思。

          千禧年动迁,这些花钞票花辰光的东西只好送人,然而,过程曲折。糖藕爷天天给认得的人打电话,问人家,侬屋里花养伐,来我屋里随便拿好伐?问到的人侪讲,当今箇动迁呀就像强盗抢,啥人家也弗再有天井晒台,就算有一个阳台也要封成内阳台,否则灰沙多的吃弗消。吃弗到露水,花也难养。
          糖藕姆妈讲,剩下的花统统往垃圾桶里一掼就好了。糖藕爷弗肯,侪带去了新房子,在窗外焊了铁架子放花盆。到了冬夜,糖藕爷踏只小矮凳,探出窗外把花搬进来。糖藕姆妈抱怨,当心老腰,这么重的东西,天天爬上爬落,搬进搬出,屏了吐血哪能办,侬吐血,还不是我触霉头,还要服侍侬。糖藕爷讲,我看侬做姑娘的辰光脾气好,费尽心思讨回来做娘子,哪能做了夫妻,从早到夜就弗晓得讲一句好话了呢。
          到了落雨天,糖藕爷弗在家里,糖藕姆妈,就去搬花。等到糖藕爷回来,又是一顿吵闹。老公讲,侬搬弗动就覅去搬,落点雨而已。老婆讲,箇斜风斜雨的,万一刮下去,敲煞过路人哪能办,一家一当拿出去赔也弗够。
          后来,听到有个朋友的朋友住的是联排别墅,糖藕爷把这些花统统送给了那家人家。弗舍得,也是了了一桩心事。

            糖藕读到中学,看镜花缘,书里头的花神一抓一大把。听邓丽君的歌,歌里有’勿忘我’。上海市的市花是白玉兰。人民公园里有牡丹芍药展。淮海路上有美人迟暮的阿婆拎个竹篮卖栀子花白兰花。读散文,有’月朦胧,鸟朦胧,卷帘海棠红’。读诗句,有’我花开后百花杀’。大学的语文课上,语文老师说,校园的角落里有棵肉桂树,肉桂叶子炖红烧肉,好吃的是打耳光也弗肯放的。
看了听了这么多,问糖藕最喜欢的花是什么花?

            糖藕想了想,讲,弗晓得。

此条目发表在路乙编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