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关何处

少年 强

作者:王小平

        此次回乡省亲,强到了高铁站来接我。初始是未知的,待我下车搭上车后,在微信中看见他的信息“我在高铁站,一时找不到你的电话号,快打我电话。”于是我又下车,在路边与他通话。等他来时,是一辆别克朗逸。记得四年前同学聚会时,他说过会买车。那时候他刚购房成亲。四年不见他做了父亲,买了这辆近20万元的车。如果换做别人,也就是个逐渐上扬的青年故事,而之于强,则不那么简单。车内的强笑容可掬,不因为我是他的故友而少了客气和殷勤。我从侧面瞟眼望他,还是多了些许眼角鱼尾纹。四年不见,强还在变化,又或是无所变。不过,亦是老了。

        强是我初中同学,本是高我一年纪的,后留级到我这一届。初中时他个头矮小,每日笑眯眯的似不生事,故也不给我太多记忆。我少年时候顽劣,初二后转至别处就读,只到初中毕业后才回到家乡。回到家乡之后,原来几个一起顽劣的伙伴已聚成团伙,强亦是其中一员。便与他有了更多交集。

        90年代我是恰同学少年,亦是中国广大乡村城镇的小混混中的普通一员。那个年代中国各地小混混风起云涌,除继承吾国刁习以外还引进着许多香港古惑仔风范。拉帮结派、斗殴、欺压弱小遍布神州各地。作为一个天资聪颖顽劣可嘉的少年我自然也切入其中,不过我为人鼠胆龙威,咆哮四野,声色俱厉尚可,挥刀挥枪拼杀则不行。不过好在狂野在前有了龙屎等一干人脉,我等是结义为兄弟的(该年代的普遍现象)。于是自然也就成了团伙成员。

        92年暑假回来,我与他们七人每日厮混,打流于家乡。一日在团伙成员韭菜家玩,看见隔壁两外地小姑娘在那嬉闹(所谓小姑娘也就是十四五六岁)。老王我的特点也就出来了,于是朝她们挤眉弄眼,吹油口哨,隔空搭讪。两小姑娘~~自然也喜不自胜。老王我当年可能还真有点帅!!后来晚间时分,我们在马路上又遇见两位小姑娘,老王我又是打头阵,高唱信天游就跟了上去,一番接触,就与二人熟悉了起来。两位小妞是两表姊妹,一位来自四川,一位来自衡阳。四川的姐姐十六岁,衡阳的妹妹十四岁。我,两位伙计,两位小美人儿,一行五人往山上的溜冰场走去。快到溜冰场的时候,我们的团伙,这些个凶狠的厚脸皮的家伙也都闹哄哄地跟了上来,一个个嬉皮笑脸的。还有准团伙成员光皮赖也来了,两只眼睛就如同个狼一般。一群狼围着两块小鲜肉让我有点不是滋味。但毕竟,估计也还是老王有些帅吧。小妹妹还是挺我的,紧紧跟着我。不过老王素来放旷,一句话玩笑,小妹妹就走到一边去了。这个时候,深藏不露的强就走了过去,笑嘻嘻的一番好言安慰,结果~~~妞就跟他了。老王我大抵天生就是个二十岁前铁定为处男的命。记得后来团伙成员韭菜和我肩并肩手拉手地说过:“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啊!”韭菜兄亦不济,一直跟着他的四川姐姐一看三毛那骚男比他帅,上了山就换人了。

        不过,那是个美好愉快的夏天!

        93年回来,我们的团伙已经雄起,彼时团伙成员捞气逐渐成为家乡第一恶人,单挑血拼了三次老牌帝国主义流子米得等。那个晚上,我们聚于矿单身宿舍楼。十几个人分发着武器,捞气拿刀,其他人拿棒。一贯沉默的龙屎发出豪言壮语:“搞了后就出去混,现在不出去人就老了!”鼠胆龙威的我提出了申请:我还年轻,在外就读,不宜杀人。于是我就回去了,我知道,多少有人会看我不来。看不来就算了吧。那个晚上,米得被捞气两兄弟砍了七八刀,刀刀不致命!而打迷得的第一棍,是强打的。事后强的描述是:他们十几个人站在门口,米得走了出来,毕竟是老牌帝国主义,米得的余威仍在。于是强就啪的一棒打在他头上。捞气兄弟就持刀而上了。

        两个故事是我和强交集最多的少年时光。而大多数的时候,我们是彼此缺联系的。后来我因为“年轻”,去了长沙读书。而他则开始浪迹天涯。这亦是有原因的。强的爷爷原为家乡的资本家。解放后公私合营,资本家变成了黑五类。强的父亲亦不知何故在文革末年就坐了牢,一坐就是十几年。彼时强出生不久,出生后整个童年未见过父亲。后来父母离婚,他们就在家乡老宅住着。老宅处于老矿生活区,龙蛇混杂,吾国传统地下社会意义影响存于此。强于是就自然少不了渲染。

        略大点后,少年的强外出谋生。到郴州后混入黑道。他心灵手巧,却无缘正事。但他窃术高明,打架出手准确,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却也为他赢得了江湖地位。听他描述,曾一度风云际会,按下不表。黑道终非正途,他后来浪迹江湖,也两度入狱,尝尽牢苦。三十岁那年他又回到郴州,沐风栉雨后他痛定思痛,决定转为正途。便与人合伙经营网游产品,但初始资金经验等各方面缺乏,折戟沉沙。但他一直坚持,经年之后,终得硕果累累。现在在郴州有妻有子,有房有车,有余粮。开始享受着中产阶级的平静优雅的生活。

        本想习野夫先生的《乡关何处》一录强的事迹。但少年时的悸动浮出,让我行文喜气。但不论如何,强是个值得书写的故友。幼年的家境与少年的迷失让他有过一段跌宕起伏的黑道人生,但终归他是上岸了。而且本质里他愈加迁善。他的笑容可掬,谦和待人,亦是他对这个世界的感恩和对人生的回笑。

        乡关何处,强是一处。

此条目发表在路乙编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