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僧

游僧

作者:馬克

(一)

        侶者一邊踩跺疲勞的腳步, 拖隨著小知客僧, 才剛走到偏殿, 那是因為日頭炙烈, 忍不住便躲進柱腳的陰影, 正在納悶天氣, 大僧正就從偏殿走廊旁邊剛好進來,

        – 侶者也怕太陽嗎? 身體沒有經過磨練嗎? 這樣能跟著拜佛嗎?

        侶者瞇著眼睛, 坐在陰涼石板地上, 很愉快的說

        – 我仰慕牟尼, 不知世間法

        大僧正很不高興, 於是只交待給了侶者住在堆放雜物, 發臭的房間, 也不招呼供養

        – 為什麼要得罪大僧正?! 侶者啊, 你看起來很需要休息進食

        – 啊?!  我得罪他了嗎?

        侶者看著知客, 點了點頭, 有點漫不經心的答著

        看著大家都在忙著, 知客喜孜孜說, 重華宮瀏陽夫人要來進香, 聽說要許佈銀二十萬, 清齋四十九日, 鑄鐘印經,

        侶者彷彿沒有聽到, 皺著眉頭喃喃說

        – 瀏陽密告殺掉自己的兄弟, 一個剁去手腳, 一個流徒南疆, 鑄鐘印經啊,  聽得到的聲音, 印得出的文字, 聲聞流布,  直是功德…

        知客沒聽清, 看著侶者

        – 遮莫如此哀傷!? 何不跟大家一起唸經吃飯? 這幾天難得, 好飯不容易喫,

        侶者笑了, 輕輕說道 

        – 是啊, 好飯原不容易喫…

 

(二)

        侶者不唸經, 或者一個人自己說話, 有時哭笑, 安國寺裡有的因此傳說當他是瘋子, 有的說不是乞丐就是逃犯

        大僧正聽了高興, 但是顧慮自己不好作主, 於是轉叫底下人向住持囉唆這件事情

        形容描述已經三天了,

        住持終於出來看看侶者

        – 度牒不假, 但是人是真的嗎?

        侶者剛才閉眼, 聽到聲音, 隨即起立, 袒露左臂, 伸出平掌, 傾側著身前深深的行禮,

        左臂上一道長長深深削肉皮口子

        老住持衰老的身軀竟看有些抖, 睜大眼睛看著眼前衣褲髒污的侶者

        突然回頭看著管事僧,

        –  南苑應該有靜雅房間, 可騰挪些只, 也要準備乾淨灰褐, 飲食布被也停弄齊全

        大僧正心裡正就犯疑,

        –  不是應該揈他出門? 這是幹什麼?!

        半夜裡, 住持叫隨侍攙著, 到了南苑房前, 竟然跪地下拜, 一時便出哭音, 聲音悄然

        – 天雄軍..錄籍左參..前鋒, 定淮將軍府周德威帳下..拜見世子..世子..萬福金安

        安靜了很久, 房間才有回話

        – 安國寺沒有世子, 老住持須是誤會了

        – 寺無世子..國無明君..逆賊竊國..當朝..

        老住持掩不住內心..繼續說

        – 世子且安住數日..老奴婢刻日密函連絡鳳翔部屬..十萬橫磨..重光有日..

        房間裡再無說話, 老住持抬頭看了看懸燈明暗, 哭聲抽蓄, 淚眼婆娑

        第二天天不清早, 金吾衛佐領就聞訊帶著五百禁衛軍士到安國寺南苑抓人

        侶者卻早不知去向

 

(三)

        這眼看河水急的, 侶者蹲在岸邊,

        不是沒有船家, 戴著寬帽, 袒著胳膊的漢子不耐煩搖著手:

        沒錢莫度, 俺說了沒錢沒度

        船上一個年輕後生見著低著聲求

        船家說:

        你淨懂得要作人好, 要嚜, 你給他和尚落著了數, 聽好來,

        後生憋著氣, 索性低下頭, 縮網船裡, 也再無話

         船家登上了性子使, 又罵道:

        都說俺不近理,要瞧著和尚作對, 前日裡俺親兄長朱四六就一口氣, 家裡沒一吊半錢, 郎中就乍說不給看,

        活人等死了, 想找廟裡給唸往生, 和尚開大口也是半吊, 真正慈悲哪了-

 

        侶者說開口, 苦笑道:

        消息是親兄長麼 ? 親兄長原來也就半吊錢

此条目发表在路乙编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