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Alice

作者:陆璃

        Tom Waits 是美国人,唱的有些像香颂。

         在不知道香颂之前,我见到新认识的人就会问,你喜欢听什么?喜欢听香颂吗?我最喜欢蓝调了。

        十年前下了飞机,出租屋在阿姆斯特丹的河边,房东说这个区分在星期四有临时的菜市场,给我画了一张乘车路线图。

        阳光正好,看了喜欢。 一把荷兰豆,一盒鸡蛋,两块巧克力,装了半袋托特包。我的心里装了浅浅的愁,花了一百多人民币,好像还做不成一顿饭,怎么办呢。

        看着过往的行人,遇到了书店。上海书城的一楼有马可波罗面包店,手里的羊角面包也让我想起故乡的时光。

        荷兰通用英语,懂德语的也多,比方说上海人听得懂宁波话,苏北话一样。我喜欢这些图书的封面。

        书店里的人不多,没有人看我一眼,我也没有去看别人一眼。楼梯上拾级放着打折的cd,十欧元一张。 我背着买的菜,挑了十来张,又放回去了十来张,买下两张。一张的封面上写了jazz,在十几个歌者的名字中我看到了Louis Armstrong 。 一张是瞎蒙的。

        我有过一张黑胶唱片。跑船的亲戚从澳洲带回上海,吃年夜饭时,他搬出唱机来放,我听了说好听,他就送给我了 。

        花钱买唱片,我倒是不心疼,喜滋滋的回出租屋里去放来听。jazz的那张买错了,除了路易大叔的 ‘ 玫瑰人生 ‘ 还好之外,其余的都是要把地板蹬穿的架势。blues jazz也和喝酒一样,有人喝多了会不说话,有人喝多了会疯。

        Tom Waits的那张买对了。 Tom Waits的声线有些像Louis Armstrong,但是声音不像。

        路易大叔的声音听起来是个老实人。Tom Waits的声音说他什么好呢,他的声音那么的有情节,让我一句两句怎么说的清,就像他在歌中唱的那样 :

                                        ……And the skates on the pond.

                                       They spell Alice.

                                       There ‘ s a wreck of ship

                                      I turn the hands back on the clock……

        几年前,搬到巴萨过日子,离南法近,在酒吧里听到一段很好听的法语歌,这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英语的声音。我问酒吧老板这歌的名字,他在收银条上写下歌名给我,我在网上查到香颂这个词。

        前天夜里下了一场冬雨,今天早是下了一场春雨。

        窗台是湿的,花架上水珠凝结。

        关了窗,家里开了暖气,不算冷。听Tom Waits的歌,吱吱呀呀的低音萨克斯和偶然出来叮咚几个音的钢琴声遮住了邻居家洗衣机的声音。

        台灯下,一个人独自想起一个人独自路过的南法小镇。在季节有变时,拐角酒吧的石子路上放着迎风的桌椅,几个天天来这里的人,明天还会来这里。。

此条目发表在路乙编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