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书 (一)

                             布帘与四时相好,一放下,与白天隔了一个食色满怀。。

                                                                                                                                 ——题记 

        下半夜,人客散,白果吃了一碗盏蜜糖桂花茶。空碗里冷月如霜,翻转来,瓷底上哑哑悄一个红色的囍字。 

         昨天晏归,客堂里厢一台子的人在围炉。当着吃惯了炒菜放糖的亲眷的面,白果在半碟沙茶酱里掺了半碟油辣椒。她自小似搪瓷杯里的白开水,连她自己的姆妈也长桩讲她弗出傥。蛋饺菠菜在铜暖锅里跟着猪油渣一道翻滚的油头粉面,坐在天生会得烟视媚行的表姐身边,白果咬开一只朝天椒,杀出一条能文能武的路来。

        早上冷醒,脚底心碰到了冰洇的被子,她的+脚往上缩了缩,等了一个星期,弗困一个懒觉过弗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茶媚好、和颜色只是讲讲,白果的喉咙一直痛到天亮。她想喊人倒点茶来喝,翕开嘴唇像人民公园里冒出水面吃面包的鱼。窗外高速公路上轰隆隆的声音一刻弗停,头脑昏沉喊弗出声音来。这样困懒觉想想实则是难熬,她捱弗下去,念了一遍,'起来饥寒交迫的人,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一咬牙掀开被子翻身下床。

        厨房的玻璃窗上朦朦胧胧有雾气,窗外是一层春冷。白果拿起热水瓶晃了晃,两只侪是空的。 她'啧'了一声,立在煤气灶前炖水等水开。小区里弗见风光,从窗看出去,清一色的铁焊晾衣架。她心底里怨,若弗是搬家,弄堂里无风无雨时有猫踩着天井的墙路过,到了这里,日光浅淡,麻雀也弗见一只。

        等了几分钟,听到水在铜吊里刚刚有了轻轻的响动声,想起苏州评弹里的一段来,旧时的少爷嫌船工烧水泡茶太慢,船工答,大冷天,因为是第一壶水,铜吊是冷的,所以慢,等到再烧第二壶水时,铜吊已经热了,所以会快一些。少爷问,那为啥弗先烧第二壶。 说书先生的苏州话讲的弗快弗慢,好听的性命交关,想起一次笑一次。不知不觉间,光在外边的大腿冰凉到骨,一时间只有披在肩上的羊毛毯可以避寒,白果拉下毯子敨了敨围在腰上。此时,水开潽了出来,水蒸气中瞄到墙上的月份牌,日历纸上的日子红红绿绿。 

        白果手里捂了一杯热巧克力,脸上有了好气色,她撩起棉袍摸出小梳妆镜,对着镜子横照竖照。 除了上课和实习之外,她啥侪弗想做,在棉布困裙外核壳落套件棉袍,依靠在藤椅里,从早到夜,困了醒,醒了困,困到日落西山,端一盆温水擦一遍藤椅的扶手和靠背,一天就算混好了。 白果娘有辰光会站在房门口对她讲,一样揩了,顺手把床挡也揩一下。

        搬家前,白果弗欢喜这张民国年代的棕绷床,讲了几次想换成宜家的床。白果爹讲,现在有几个人买得起这样的红木大床?宜家的床有啥好?几块复合板拼一拼,专门骗骗小姑娘。 

        白果道,我欢喜被骗。 

        白果娘听到了,一边刮镬底盛饭一边对白果讲,我们十七、八岁时去插队落户,猪棚边上铺一捆稻草就是床,这样的日子也过下来了。你倒好,吃爷娘的还要嫌得这个弗好,那个弗称心。个么好,以后等你自己赚钞票了,你想买啥自己去买好了。白果说,等到侬自己赚钞票了,侬想买啥自己去买好了。 

        冬季湿冷,到了早春也是一样。朝北的窗,只隙开一条缝,冷冷清清。白果在夜里睡得浅,三更醒来,头颠头倒不知身在何方,顺着月光伸长耳朵去听,方知红尘孤寒,寂夜下,暗自喜欢有些风声雨声也好,有些叮铃当啷的声音也好。 

        梧叶落尽后的一个晴天,天空碧蓝,路过长乐路的小店,看中一只铁做的风铃,声音与众不同,应了元曲里的一句'云笼月风弄铁'。铁筒外包了一层销金纸,竖着写'大地流金',远看像一只高升炮仗,见这副腔调和玻璃风铃弗一样,买了下来。风铃从深秋挂到初春,大红色的饱和度低了几级,又弗巧碰到窗外铺管道,灰尘飞扬,她伸手去拍,一模就是一条手指印子。 

        惊蛰天,听到几声春雷,白果推开窗,穿堂风直荡三开的冲进来,真吹起南窗晾衣架上的湿衣裳。她想,等到再落一场春雨,童年时跟着外婆在苏州住过的地方,石板铺路,青砖黛瓦间自然会有几天燕泥衔杏雨的老式时光。 上海除了几条有梧桐树的大马路,到东到西侪拆的七零八落。 

        去年,静安区大动迁。住在前弄堂的宁波阿娘讲,这几条弄堂住了三、四代人了,讨新妇,嫁女儿的喜糖从前弄堂发到后弄堂,大家好得似一家人。碰到动迁这种倒灶事体,想想真的伤心。 

        安置房在闸北。邻居们弗肯去,一道来做钉子户。进入夏天,天天战高温,最热的几天,时时断电,空调电扇派弗上用场。隔壁阿四讲,天冷还可以想想办法,横竖横,冲只热水袋一头钻进被子里弗出来。这天热就没办法来,又弗可以剥皮的。他家第一个签了协议搬到闸北。白果家跟着也搬了,家里的狗一同带了去。

        狗是七年前养的。白果考进重点高中,白果爹问白果要啥奖品,可以狮子大开口,白果回答想要只狗。白果爹在花鸟市场买了一只30块洋钿的草狗串回来给白果,讲开价两百块。正在汰衣裳的白果娘以为是真的交落了差不多一个人的工资买了一只狗,骂白果爹就是活该做工人的胚子,一生一世也当不上领导干部。 

        小草狗戆憨憨良心好,和白果有几分相似。白果困觉,狗就困在白果的拖鞋上。白果出门弗带钥匙,天色一暗,狗就等在门口听,只要白果一踏进弄堂,它就汪汪叫,要人为白果开门。吃饭辰光,白果自己舀两调羹肉汤拌饭,碗里的红烧肉侪搛给狗吃。看电视拆到雪糕,虾条,干脆面的包装纸,狗子听到声音欢腾的跑过来,往白果身上一隑,就好一人吃一半。

         搬个家,家里的大包小包贴了封条写了内容,摊了一地,像电影里国民党撤退去台湾一样。白果爹跟白果娘商量,白果这样欢喜宜家,亭子间里的旧家什就覅伊了,换宜家的。白果娘讲,一套宜家的家什要多少钞票,侬算过伐,实在要买,等到白果嫁人的辰光再买也来得及。 

        自从晓得要搬家,白果变的一样东西也弗舍得掼,彷彿样样式式侪和她有分弗开的交情。九十年代初,白果明显长高,夜里在沙发上困觉脚也伸弗直。白果爹娘趁着一个厂休天大扫除了一次,亭子间里的旧矮凳、旧报纸、金星牌电视机和交交关关垃垃圾圾的物什侪卖了废品。亭子间腾清爽了给白果待字闺中。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从南京西路到南京东路,一爿爿家具店一路看下来,看中一套问是否好打点折扣,营业员暗绰绰给了他们一张厂家的名片讲,去厂里买,可以省弗少钞票。厂家送货上门,白果爹请了厂里的同事来家里吃饭,菜场超市跑了好几趟,烧了一圆台面的菜,就为了听大家讲一句,真会买啊,家什又漂亮,质量又好,关键价钿还实惠。 

         旧家具给了白果。床的年代最久。文革一开始,白果的祖父已早一步妻离子散,家里只剩下一个老佣人。抄家到东西快搬空时,老佣人拦住讲,她是劳动人民,居委会同意她住在这里,这床和八仙台还是要用的。过了几年,白果爹从外地回来,家徒四壁下还算好,有一床一桌可以睡觉吃饭。 

         白果爹进工厂做临时工,花言巧语讨到厂花做娘子,全厂的革命群众侪讲,看看伊还是临时工,三弄四弄,本事是他大。

         领结婚派司的这一年,上海展览中心办了一次罗马尼亚家具展。白果娘讲,洋派的家具摆在新房间里,扎台型的。白果爹去展览中心看了几次,画了草图,寻来苏北木匠做了五斗橱和衣橱。木匠照着图做出来后,讲弗对也对,讲对却一看就晓得是苏北木匠做的。白果爹在看过木匠们一步步的工艺流程之后,自己动手做了写字台和书架,样子改成了从电影里看来的港派。

        离黄昏还早,可能是因为要落雨,天色飞快的暗下来。白果站起来开了一盏台灯,暖光下, 一房间的旧家具看起来色调温润。除了温润,谁说草木无情,愣头愣脑的木头拼成了家具,挂衣裳,囥钞票,摆书,摆饼干零食,经历过岁月,一层层烟火气叠起来,到了今日一层层颜色褪下去,你开一次抽斗,开一次橱们,它们告诉你一次它们与尘缘越来越接近完结的依依弗舍。白果的心底里一紧,伤心跟着血液延伸到每一个手指尖。 白果整理好书和四季衣衫,对爹妈说,这些旧家具侪覅掼,每一样我侪欢喜,统统搬到闸北去。 

         白果爹在黄历上挑好日子,白果娘一清早起来,烧了一镬子罗宋汤,煎了十几块炸猪排,几副碗筷用粉红色的414牌新毛巾包了,夯拔啷当摆进新买的塑料桶里,让白果照看,看到白果虎着面孔,白果娘讲,手臂总归拗弗过大腿,历古是此,到啥山斫啥柴,心里厢还是要朝着顺顺当当的方向去想,到了新房子先吃饭,饿肚皮总归弗做兴+。白果拎着塑料桶走到天井里,这里是她出生的地方,以后再难相见。

          家里刚刚搬空一半,拆迁的人跑进去把墙砸了一个大洞。狗对着他们叫了几声,一个人用外地话问,上海人怎么养这种不值钱的狗?另一个说,是养起来吃的吧。 白果从来没吃过离乡背井的苦。她听隔壁阿四讲,上海人的日子本来过的蛮开心,新四军一来,彻底戆特。如今,上海刚刚有了影城,和路雪,伊势丹,日子刚刚开始好白相起来,出新四军的地方的这些人又涌的来了。白果拎起一只空花盆用力朝墙上掼过去,碎片散开,几个砸墙的人吓了一跳,一起看着她,她当着他们的面,抱起狗子亲了一口,噔噔噔的下了楼梯,狗子牢牢的趴在她的肩上。 

        搬了新家,《新民晚报》上一连几天刊登了捕杀无证犬的文章。一张狗证要一千元,白果爹妈的工资加起来不到一千,只想着柴米油盐,弗舍得拿钱出来办证。白果娘说,我们家的狗囡老早底在晒台上白相,从今以后就在阳台上白相好了,只要弗出去,就弗会要紧。 

        到了冬天,闸北的气温比市区低。一天,白果娘前脚买好菜回到家,后脚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警察。白果娘是窝里横,见到警察吓的弗会动。白果回家看到娘在沙发上哭,一问,狗被警察弗管三七二十一拿铁钳活活夹死了。那刻起,白果作死做活的要出国。 

        在白果幼时,跑远洋轮的亲眷送给白果一听荷兰奶粉和一听曲奇饼干,覅讲吃,单是看已经足够好看。以此为凭,白果认定荷兰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她申请了一所荷兰的大学,在去送签证的路上,她听到空气中有一个声音讲,在荷兰人海茫茫,无依无靠,如果拒签也好。实际上,签证来的如此的容易和快。前一天白果还在讲想再去一次西湖或者虎丘,拿到签证后,她订了隔天的国际航班。

       半天整理行装,剩下半天时间,白果坐在窗前,把一些带弗走的小玩意又看了一遍。一对无锡大阿福白果带在身边辗转了不少地方,从苏州姨婆家到上海外婆家,从外婆家到自己爹妈家,从静安寺到沪太路。本来想带去荷兰,就怕路途遥远,路上有颠簸,打碎了补也补弗好。

        檐下的细雨丝落进茶碗,白果端起来喝了,耳边传来娘亲在厨房炒菜烧饭的声音。昨天白果娘开了一次樟木箱,拿出一张存折交给白果爹去换了美金。拿出一件白果还是小毛头时穿过的织锦缎棉袄,摸着钮子讲,一直弗舍得掼,一眨眼人就长大了,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白果对娘讲,我以为侬从来弗欢喜我的。 

        白果娘道,是我肚皮里痛出来的,我怎么会弗欢喜。。。 

此条目发表在路乙编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