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我开始计划写这本《穿越五百年》,那时我女儿而刚刚考上大学,要去加拿大的麦吉尔大学,就读东亚文化专业。在上中学的最后两年里,她开始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期望,自己也十分进取,曾经和我做了很多交流和探讨,最后还接受了我的建议,去研习东亚文化。因为我们来自东方,作为父亲,我是在中国受教育、成长的,我想在她读大学期间,我女儿应该会和我会有许多的交流和探讨,我希望我能对我女儿的学业有所帮助,哪怕只是一点精神上、情感上的安慰,所以那时我就计划把这些交流和探讨记录下来,也算是留个纪念。

        现在我女儿快要毕业,学业还算是圆满。我将一些文章修订及完稿,加上几篇我很早以前写的,有关我女儿读书的一些趣事,凑成一册,算是十几年来陪女儿读书的记录,哈哈,功德圆满,我的任务完成了。

        我自己中、小学生活的年代,困于文化沙漠里,能看到的书,几乎没有一本像样的,也是祖先冥冥之中的呼唤,我那时一直对文化充满了渴望。读中学的时候,我曾苦苦地缠着父母,给我买了一把小提琴,我希望我自己能在那个粗鄙的社会环境里文雅起来,但我既没有天赋,也没有像样的老师指导,学拉小提琴,还没有开始起步,就已经失败了。后来我的一个中学同学,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那个故事也是他听说来的。说一个女音乐家,四岁就开始学弹钢琴,在她开始练习单调重复的和音时,他父亲坐在她的旁边,用同一架钢琴,弹奏着炫丽的即兴华彩乐章,陪着女儿渡过了艰难的开始。

        我那个同学对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父亲和她四岁的女儿,坐在同一个钢琴凳上,共同弹奏一首协奏曲。后来这个画面经常会在我眼前浮现,仿佛我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场面。

        今天,终于我自己也走进了这个画面,这本书就是把这个画面呈现给观者。

 

 

下一篇 《五百年前》

 

此条目发表在路乙编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