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前

五百年前

 

        明朝正德五年八月(公元1510年9月13日),张永班师回朝,押着朱寘鐇及其亲属十八人抵达京师,皇帝在东安门举行献俘与受俘仪式。仪式完毕以后,皇帝设宴慰劳张永,刘瑾、马永成等七个太监陪坐。待到刘瑾告退,张永向皇帝揭发刘瑾谋反,从袖子里拿出奏疏,列举十七件不法事例。

        皇帝问道:“这个奴才果然负我?”已经有些醉意的皇帝,起初并不相信。

        张永回应道:“此事不可耽误事机,否则的话奴才粉身碎骨,陛下也无处安身了。”

        马永成等几个太监在一旁力劝:奴才们以性命担保,云云。来支持张永。

        后来,皇帝终于勉强同意了。有四个卫士奉旨行事,把刘瑾软禁在宫内他的寓所里。皇帝念于旧情,不想杀掉刘瑾,只是外放刘瑾前往凤阳闲住,但迫于朝野压力,皇帝又改作下令“籍没”。

        抄没刘瑾家产的结果令人震惊,有黄金1200万两,白银25958万两。这还不包括无法计算的珍珠、玉器、文物、字画。其实,皇帝关心的并不是这些财产,而是从他家里查抄的衮衣、玉带、甲仗、弓弩之类的违禁物品,特别是从不离手的扇子内暗藏两把锋利的匕首,想不到成天在自己身边转悠的奴才,竟然挟带凶器,显然心怀叵测,不由得吐出三个字:“奴果反!” 竟勃然大怒,下旨把刘瑾关进监狱。随后命令三法司(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与锦衣卫会同有关部门官员,在午门外审讯刘瑾。

        有趣的是,这场午门外的审讯,十分具有戏剧性:当主持审讯的刑部尚书面对昔日的“立地皇帝”,紧张得不敢发声。反而刘瑾气势汹汹地大声喊道:

        “满朝公卿多出于我的门下,谁敢审问我?”

        审问官们一个个都避开他的凶狠目光,噤若寒蝉。

        此时,驸马都尉蔡震挺身而出,大声喝道:

        “我是皇亲国戚,不出于你的门下,敢于审问你。”

        蔡震诘问他为何私藏兵器?刘瑾辩解,为了保卫皇上。蔡震追问,为何藏在自己家里?刘瑾无言以对。

        皇帝认定刘瑾有罪,下旨:不必覆奏,凌迟处死,三日后割其首级,并把审问笔录与处决图像,向全国公布。

        这段历史故事,是否是曾相识?

        史书里留下的故事,大概就这样。真实的历史史实,现在也无从而知。因为明朝开国以后,中国人篡改历史已经是家常便饭。时至今日,也许这个历史故事是否真实已经并不重要了,我们可以用形上的方式理解历史,因为篡改过的历史本身也是历史,从而有了现代的历史学家这样诠释这段历史:

        “刘瑾是否真的想要暗杀皇帝仍不清楚。这场斗争的胜利者所编纂的记载以确定的措词说,刘计划篡夺皇位,但除了午门前的简短质询外并没有正式审理,而行部现存的文件只包括旁证。刘瑾没有承认他的罪行,尽管在谋反案件中一般都要求这样的招供。而且执行他的死刑判决异常迅速,因此没有机会上诉或复审罪行。确定无疑的是,刘瑾之死结束了改革帝国行政管理的任何尝试。

        实际上,刘瑾试图改革帝国的行政管理,以便文武官员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将从属于中官或和中官平等,并且在所有财政事务中都对中官负有责任。在中华帝国历史上这是没有先例的安排,同时由于刘瑾的过激改革受到大多数文官成功的反对,因而也就不可能充分了解他的行政改革的详情。在他死后几天内,所有他所实施的法令的痕迹都从记载中被抹去。改革王朝制度和通过太监代理人扩大皇帝直接控制权力的唯一具有实质性尝试完全失败了。”

        我这一系列的文字,不志在五百年的历史本身,而是在于穿越,是一种回到从前的感觉,当然,那只是形而上的感觉。

 

 

 

前一篇 《序》                                                                                                    后一篇 《穿越》

此条目发表在路乙编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