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穿越

(原代序)

 

        穿越这个题目,是我回国以前定的,如今,这次穿越已经出发了,这篇作为序言的文章才开始写。

Ashley的西藏之旅

        当我女儿读大学事情尘埃落定,我就决定陪女儿回中国旅行,开始一次命名为《穿越五百年》的旅程。由于行程安排得仓促,所以序文也姗姗来迟,我本人希望深思熟虑,别像大师的“千年一叹”那样,叹得只有做作,但是序幕即将结束,才发现《穿越五百年》的命名,多少有点矫情。题目既然定好,剧情已经展开了,还是不要半途而废的好,我尽力而为吧。

        五百年这个数字,并不是拙作《天马行空》里的“五百年”,那个“五百年”是西游幻化,等同于若干年或者若干个若干年,这个五百年,是历史学意义上的五百年。女儿的梦想之一,就是做个历史学家,幸运的是她又考上了名校,她的梦想也许可以成真。如此一来,我这历史学意义的五百年,就不可以信口开河了,否则,若干年后,当女儿读到父亲有关历史学的论述,发现个把漏洞,又要耻笑一番。我说的是“又要”,原因是我曾经被讥笑,不久前,我未经考证,想当然地把“大国沙文主义”里的“沙文”说成是俄国人,后来,被女儿发现“沙文”原来是法国人,于是她在她的中学论文里,把她父亲狠狠地奚落一番,论文还是用英文的噢,真是被开了一个国际玩笑。唉,面对已经快要变成外国人的女儿,做父亲的还能做些什么,才能维持尊严,搬出几千年的历史?五百年已经不堪重负,辛劳工作养家糊口,再也没有精力再去考证本来就不清晰的故纸,五百年这个大题目,我现在还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有点不自量力。为此,哈哈,我真的还想多活五百年!可叹的是:华发早生,时不我待。

        穿越的缘由是这样的,几年前,女儿在刚刚上初中的时候,就随我们移民来到了加拿大,从此中断了中文教育。我按中国人的传统,诱惑她继续学习一些中国文化,不要浪费现有的基础。既然想做一个历史学家,起初试图讲解点经史,给她建立一个雄厚的基础,但后来发现,实在不得要领,古汉语对一个只有中学语文水平的人来说,那比学日语还难,就放弃了系统的学习,只是茶余饭后讲解一些有趣的掌故和点滴,为她以后学业做个铺垫。相较道统,《列子》还是有趣一点,河曲智叟,形象生动,还是容易记忆,但毕竟只是旁门左道。《四书五经》读不了,还可以读《西厢》嘛,对于现代的孩子们,四大古典名著,俨然已是学习中国古代文化的“道统”。当时我女儿对中国古代文化的认识,一是来自“西游”,一是来自“三国”。“西游”是因为幼时看过六小龄童版的《西游记》,“三国”来源较为离奇,是因为玩过网游《三国志》,所以对三国人物略知一二。知道一点点,就算是有点基础,虽然经常搞不清三国的故事和唐朝的故事在中国历史上的先后次序,可以慢慢来嘛,总比对牛弹琴好,我号称自己可以“有教无类”,我女儿的中国文化教育就是这样开始的。

        女儿在加拿大就读高中的日子里,我在感受到她强烈的去中国化间隙中,向她灌输中国文化的皮毛。情形十分尴尬,结果多少有点令人沮丧。这情形让我联想起现在中国向世界推销中国文化的尴尬: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但不肖子孙守不住家业,每每只能用京剧脸谱加旗袍来敷衍外国人,后来鼓吹的人自己都觉得老土,对国粹进行一些媚俗篡改,结果脸谱变成五彩面具,高开衩旗袍越来越俗艳。如果你是一个没有耐心外国人,你的对中国文化的认识会怎样?会不会认为中国文化充满了浓烈的虚伪和色情?不过误导外国观光者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目的也只是赚得美金。但是贻误子孙,那可是千古罪行。这句话才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之一。

        文化认同,那是一个奇妙的事情。四年过去了,女儿执着而成功的去中国化,真的变成外国人了,英文好过中文,价值观是CNN的,以至于她总是觉得自己从小就生活在北美。中国,那只是梦里依稀的事。但有一点是中国式,她还拥有华裔子女读书好的特点,能就读一个理想的大学,多少让我感到欣慰和自豪,作为奖励,带她去中国旅行,旅行的主题有二:一是带着西方的价值观,亲历中国,感受中国文化,我的任务是引导她透过现有的文化现象看历史。其二,我们还有永远割舍不断亲情。

 

 

上一篇《五百年前》                                                                                         下一篇 《名校》

此条目发表在路乙编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